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新闻 > 荔枝时评:我们凭什么嘲笑毛坦厂中学

荔枝时评:我们凭什么嘲笑毛坦厂中学

时间:2021-10-27 11:02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一夜之间,毛坦厂中学又上了媒体头条。全中国大概没有哪所中学有这样的荣耀:高考之日,国内一流导演为其拍摄纪录片,知名媒体对其视频直播。大概也没有哪所中学有这样的尴尬:尽管成绩斐然,但外界提起它却多半是心照不宣的鄙夷:哈哈,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啊

  在一个视高考升学率如命的国家,为什么对一所升本率高达90%的中学充满鄙视呢?这似乎难以解释,但又似乎根本不需要解释。

  首先,这所学校简直浑身上下充满了“土气”。八成考生来自农村,位于中国的中部省份安徽、革命老区大别山下的一个小镇,以庞大的复读班、军事化管理而闻名。农民、高考落榜、落后地区每一个元素似乎都是“失败”的代名词,所有的报道都勾勒出一幅社会底层的众生相。就像农民、残疾人等弱势人群天然地成为小品舞台的丑角一样,这样一所“土得掉渣”的学校跌进中学鄙视链的底端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其次,这所学校最初引起媒体的关注,是场面壮观、但又充满荒诞感的送考方式。“上午8时08分整,第一辆大巴驶出了毛坦厂中学的大门,穿过由加油打气的家长和镇民所组成的人群。”“车队的头辆车尾号是666,司机属马。早上七点半,学校广场播放了《好日子》《好运来》《旗开得胜》三首歌曲。”媒体继续往深处挖,发现考生和家长们的日常也充满了类似的迷信:学校附近有棵“神树”,“不拜树,考不出”;学生们要穿红色内衣、安踏牌的鞋子这些行为看上去确实滑稽可笑,但是在荒诞的背后,暗藏的是家长和考生们近乎孤注一掷的疯狂。正如重症病人往往会相信江湖郎中、“神药”偏方,只是为了抓住一丝治愈的可能;毛坦厂考生的家庭往往倾尽全家财力、甚至借债入学(学费、房租和小镇物价都很高),只是为了抓住改变考生命运、也是家庭命运的一线机会。当一件事情已经重要到这种地步,近乎宗教的狂热不又是顺理成章吗?更何况,如果视野放得更广阔些,就会看到,在我国的农村,类似的行为模式其实非常普遍。

  最后,毛坦厂中学最为人所诟病的,大概就是军事化管理和填鸭式教学方式了。从教育的角度来说,这确实不是什么好的方式。但是,笔者曾经就读的中学,是江苏的一所省重点中学,毫无疑问也是本地最好的中学。不过,它的管理方式也是半军事化的,跟毛坦厂的区别只是程度不同而已。据我所知,国内绝大多数的中学,特别是高中,学生的自由时间都非常少,半军事化管理的比例并不少。至于教学方式,雷辉老师所说的“长期以来,我国实行的是单一的国家课程体系,沿用一个课程计划、一套教学大纲、一套全国统编的教材,造成校校同课程,师师同教案,生生同书本的局面学校与学校之间,并没有什么根本性不同”,固然有些极端,但这么多年来教育界不断呼吁的“素质教育”、“快乐教育”,正说明这些新的教育模式并没有真正实行起来,传统的教育模式仍然占了主流。当然,也必须承认国内有一些中学的教育理念已经非常先进,教学实践也非常引人注目,特别是名称中带“外国语学校”的。但也要看到,这些学校的学生有很大一部分是以出国为目的的。而且,毛坦厂的学子们是没有机会上这种学校的。

  那么,我们凭什么嘲笑毛坦厂中学呢?无非是在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和户籍制度的双重桎梏之下,生活在最底层的一些人抓住了高考的机会奋起反击,希望改变自己的命运。他们的姿势虽然可笑,他们的做法也不一定有效,但是,这样的孤注一掷、放手一搏,却也不失悲壮和勇气。假如起跑线都不一样,还不能允许别人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奇怪姿势努力追赶吗?

图文阅读